广州镜子价格联盟

黑暗系故事集合,有灵异有荒诞有悬疑~(二)

周易居士2019-08-12 16:34:32

4、淹死人的河


本次要写的这篇严格说来应该算不上小说或是一个完整故事吧,顶多算一篇零散的叙事散文。


在我小的时候,家乡所在的地方有一条河,整个城都是依河而建,狭长的走向。那条河有一段,叫做菩萨阁,那个地方有一个可怕的特点,每年大概七八月都会淹死人。


是的,不是过几年偶尔淹死人,是每年必淹死人,至少从我记事起直到我转学的高一,每年都会有人淹死,有时候是小孩子,有时候是大人。我有次曾从那一段的河边走过,往河里看了看,河水看起来和正常的河水并无异常,那条河当时并不是很深,当然,深的地方也能淹没一个大人,但是大多数地方都能被人趟水而过,菩萨阁的水流看着也并没也别汹涌,但是每年都能淹死人,确实很诡异。


我这里要讲的就是几个零散的事件,从时间顺序来讲吧。


我一个朋友的妈妈小时候住在河边,有时候会和她自己的妈妈,也就是我朋友的外婆去河里洗东西,那时候,河水也不是不深的。有一次,母女俩去河里洗菜的时候,我朋友的妈妈突然觉得脚动不了了,她感觉有人在水下拉自己的脚,她想抽腿也抽不动,我朋友的妈妈吓得大喊我朋友外婆,我朋友外婆赶紧丢下手里的东西冲过来拉自己女儿,终于把她拉过去了,后来她们再也没去过那一带洗东西。


我后来读的中学是当地最好的学校,那个学校那时候一直在老校区矗立了多年,老校区在公园的旁边,公园在河的旁边,离菩萨阁不远。还是我读幼儿园的时候,当时那个中学里一个很优秀的女生不知为何跑到菩萨阁那里去淌水,被淹死了,尸体打捞上来后先放在公园的一个篮球场,他爸爸抱着她的尸体哭的相当惨。


后来每年都有淹死的,小学的时候我表姐的同学也莫名其妙淹死了,我表姐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小孩子不懂得生死之重,回来后并没过多的感悟。后来有几个小孩一起去游泳偏偏一个淹死的,有两个中学小情侣跑去那里游鸳鸯泳一起给淹死的。说来也怪,那条河稳定的每年就淹死一次人,基本上一次也就淹死一个,然后就到下一年才有新人,像那一对小情侣那样两人一起被淹死的,真心不多见。


我表姐有个朋友和我关系不错,我管他叫哥,有次也跟我讲了他的亲身经历,一次半夜他去了住河边的同学家里玩,然后顺着河边的路回自己家,走到菩萨阁那一带的时候他看见前方有一个比他大约高一个头的黑衣人在走,可是走着走着突然黑衣人凭空消失不见了,他被吓坏了,后来晚上都不敢从那里走过。


后来我初中一次晚上和我表姐去公园散步,走到了河边,在快靠近菩萨阁的时候我隐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后面喊我,我当时愣了几秒,然后回头扫视了一下后面,都是一些散步的人,没人叫我,我表姐问我怎么了,我说刚才好像有人喊我,表姐说别答应,千万别答应,然后我俩匆匆走开了。表姐又给我讲了她同学的亲身经历。


她同学的妈妈也是前几年淹死了,当时,她同学的弟弟还在读小学,在给妈妈守灵的夜晚,同学的弟弟突然昏死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同学和同学爸爸都吓坏了,赶紧给弟弟泼冷水,拍脸,掐人中,折腾了半天,弟弟终于醒了过来,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听到妈妈在叫我,她说她一个人很孤单,叫我去陪她,我答应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同学和爸爸都吓到了。


直到我高一暑假转学离开之前,那条河里依然又淹死了个人,后来很多年过去了,河道也改造过了,等我大学都毕业了后曾回去看过,现在的河边在小城里的这一段全程有防护栏,有没有再淹死人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没有了吧。希望没有了。


这一篇里,地名啥的和一些小细节我有改动,但是发生的事件都是真实的,所以打起字来自己都有点不寒而栗,不讲这条河了,准备写别的虚构故事吧。



5、猫和他都不明白


客厅里放着悠扬的钢琴曲,她泡了杯咖啡,加了点牛奶和糖,细细的品着。她拿起桌上一个信封,从里面掏出精致的信纸,展开看着。


信纸上是一个男人很好看的字体,是他的,信中他写了对她很多的赞美,包括自己对她的爱,如果只看前半部分,这看起来像一封情书。可是,是的,世界上有一个很纠结的词叫可是,信的后半部分笔锋一转,写了一大堆苦衷,最后他说,我们性格不太合适,勉强在一起以后会更加痛苦,长痛不如短痛不如现在结束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真正对的那个人吧。


她看着,有一点伤心。她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陷入回忆。


小时候,她养过一只猫,一开始她把猫买回家时,养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自己亲自给它喂食,猫很依赖她,看到她就很亲密的扑上来,连晚上睡觉都要挤进她的被窝和她一起睡,在她怀里蜷缩成一团的样子,小小的很可爱。她一唤猫咪,它就立马跑过来呆在她身边,喵喵地撒着娇。


可是后来,猫咪逐渐被房间外的事物所吸引,开始跑出房间玩耍,这倒没什么,反正是自己家,只要它跟自己最亲近就好。但是家里人也开始爱给猫咪丢东西吃,逗它玩,渐渐的猫咪越来越多爬上家人的腿上睡觉,越来越少挨着她睡,越来越少跟她撒娇。


她开始不高兴起来,想方设法把猫咪引到自己房间里,然后关上房门把它和自己关在一起,一开始,猫咪陪着她玩,直到她打开房门放它出去,后来,猫咪会趁她不注意自己跳到窗外,从阳台逃出房间,再后来,她努力的逗它,它却似乎隐隐约约知道她想把自己和她关在一起,越来越少跟着她去她房间。


终于有一天她爆发了,她抓住猫咪回自己的房间,拉开书桌的抽屉,把猫咪塞进抽屉里,只打开抽屉一条缝,让它把头从里面伸出来,然后稍微又推进一点抽屉,这样猫咪的头就被卡在抽屉外面,身子在抽屉里面挣扎,可是无力的挣扎根本挣不开抽屉。她往猫咪的眼睛里滴自来水弄得它睁不开眼睛,她用电蚊子苍蝇的类似小型网球拍那样的电击工具电猫咪的脸。猫咪痛苦的呜咽着,于事无补的挣扎着,她很心痛,可是更多的是愤恨:你为什么不和我最亲近!为什么不只赖着我只跟我撒娇!


后来她把猫咪放了出来,从此以后这只猫再也没有靠近过她。它变得十分害怕她,见到她就谨慎地跑的远远的,一旦发现她企图靠近它就立马跳开,她再也没能摸到过这只猫。直到养了几年猫咪死掉。


他就像那一只猫一样,明明她那么爱他对他那么好,他却嫌她太爱管着他,嫌她的爱太束缚,总向往自由,每次他晚归她给他打电话他都越来越不赖烦。她只是想要他最爱自己,工作外的时间一直呆在自己身边而已。她越是在意他,他就离他越来越远。到最后,他终于写了这样一封信,表示了离开她的决心。


一滴眼泪流下来,无声的滴落进眼前的咖啡杯里,钢琴曲的音乐戛然而止,她站起来走到CD机前面,呆了几秒,她拉开了旁边的冰箱门。

他的头颅在冰箱里,皮肤已经没有了血色变成灰白,他的眼睛大睁着,已经变得浑浊,直勾勾地看着她。


她轻轻的俯下首,亲吻他的额头,然后关上了冰箱门,她对着冰箱微微一笑,猫和你都不明白,我是多么爱你们。



6、小雅


小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小姐妹叫小雅,她寄住在我家里,是我们家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小雅是什么时候住到我家的,我都忘了,只记得从我记事起,小雅就和我一起吃一起住,一起洗澡甚至一起上厕所,我们像双胞胎一样默契十足,感情深厚。


刚读幼儿园的时候,我很不合群,总是不和幼儿园里的小孩子一起玩,总喜欢一个人坐在一边画画,我从小喜欢画画,纸上画,或者墙上涂鸦,我从小就喜欢安静,总觉得幼儿园里的那些小屁孩吵死了,不屑于和他们一起玩。小雅是我的忠实追随者,她总是陪着我一起看书,画画,每次我画的画不论好坏她总是说,真好看呀,小月你会画画真好,我就不会。我喜欢听她的夸奖,比别的流着鼻涕的小屁孩说的一百句都好,比老师们那假惺惺的夸奖也真诚,老师们夸我无非就是想诱骗我加入他们的游戏,让我显得不那么不合群。


有天幼稚园转来了个叫小磊的男孩,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男孩是个非常萌的正太,长得像个混血儿一样,雪白的皮肤,乌溜溜的大眼睛,被老师牵着进来,很安静地怯怯地躲在老师背后不说话。


那天做游戏的时候,别的小孩子又在一边呜啦啦地吵成一团,我照例坐在一边用蜡笔在纸上画画,小雅依然安静地陪着我看我画画。画着画着我突然发现有人在我旁边注视着我,一回头发现那个小磊站在一边盯着看我画的蝴蝶呢,我很不开心地瞪着他:“你看什么!”小雅也侧过头,充满敌意地盯着他。小磊指着我的蝴蝶说:“翅膀这里没有画好。”


我很生气,竟然说我翅膀没画好,我是这个幼儿园里画画最好的小孩,你们这些低级的小屁孩懂什么!我把蜡笔拍在桌子上对小鹏说:“你说我没画好,你来画画看?”小磊很顺从地接过蜡笔开始画,我和小雅在一边盯着看,那画笔到了小磊手里竟变得无比的驯服,我刚才画了又改改了又画的翅膀居然被他一气呵成,颜色也上的很丰富,总之我觉得是比我画得好,我不自主地叹道:“真好呀。”突然又想起应该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于是忙住了嘴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小磊似乎画得很开心,没注意到我不屑的表情,很高兴地说:“我一直跟着妈妈请的老师学习呢,我家里有好几本大画册,都是我画的,你要不要看?我明天给你带来!”我又忘了要故作高傲,对他的画产生了兴趣,于是说:“好啊,带给我看看。”


突然小雅生气了,扭头走向了一边,我惊讶地跟着小雅跑过去,问她怎么啦,她回过头瞪着站在那边的小磊,生气地说:“我讨厌他!”“为什么啊?他画画多好啊。”“就是很讨厌啊!他真是个讨厌的人!不要理他嘛!”我第一次看到小雅这么生气,于是答应道:“好的,不理他,你讨厌他我也讨厌他。”小雅才满意地笑了。


可是,话虽然这么说,第二天小磊带着他的几本大画册给我看的时候,我还是兴高采烈地和他一起看了,他真的画了好多画呀而且比我画的好,不愧是有专门老师教的人,我不由得对他也心生羡慕。于是渐渐的我画画的时候小磊在一边指导我哪里不好我也不再排斥,有时候他也和我一起画,大概我从小就有女色狼的潜质,看到可爱的正太总是和自己一起画画于是开始越来越喜欢他,有时候还提起要去他家里跟他一起向老师学习画画,小磊也答应要跟老师说让我去学几次画画。


可是从那时候开始小雅变得越来越生气了,她不仅讨厌小磊,好像也越来越讨厌我了,每次看到小磊来跟我画画她就走的远远的,一开始我总是去哄她,抛下小磊一个人,后来这样的事情多了几次后,我也不去哄她了,是她自己不理我嘛。经常我和小磊一起画画的时候,我就看到小雅站在一边愤怒的眼神,我只好避而不见。


后来小雅虽然依然和我上学放学一起走,却再也不和我手牵手了,回到家里也闷闷不乐的,吃饭总是等我们都吃完了她才去吃一点,睡觉也不和我紧挨着而是离我远远的。我和她说话她也爱答不理的了。渐渐的我觉得,小雅以前那么可爱,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凶呢,我也变得不爱和她说话,总是和小磊玩在一起了。


一个周末小磊终于带我去他家里让他老师一起教我们学画画,老师是个和蔼的大姐姐,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大概是个美术院校的大学生,出来兼职家教的吧。那天我玩的很开心,老师还让我和小磊互相画对方的头像,我盯着小磊乌溜溜的大眼睛突然觉得他真的好萌啊,于是竭尽全力画出了一副当时在我看来很像很好发挥了我最高水平其实今天看起来很幼稚的简笔画,得到表扬后,我美滋滋地带着自己的作品回家给爸妈看,他们惯例地夸奖我几句,我又喜滋滋地把画带回房间倒在床上自己看着。


小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背后,她看着我画的画,说:“这是谁?”“是小磊啊,”我忘记了这段时间和小雅的不愉快:“你看,像么像么?”


小雅突然生气了,一把抓过我的画,生气地说:“我叫你不要理他,你偏偏和他玩,干嘛和他玩那么好!还给他画像!”一边说着一边突然疯狂地把我画的小磊肖像撕成碎片:“我叫你画!我叫你和他玩!”我呆了那么几秒,突然意识到小雅把我辛辛苦苦画的小磊画像撕碎了,我顿时大哭起来:“你干嘛撕我的画!”说着我哭着跳起来要去打小雅:“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小雅一闪身躲开了,我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


妈妈听到响声冲了进来,看到碎了的杯子和撕成碎片的小磊的画像,很生气地喝斥到:“你在干什么!杯子都被你摔碎了!”我哭着说:“小雅撕我的画,小雅撕我的画!”妈妈和闻声进来的爸爸对视了一眼,大概是碍于不好批评小雅,爸爸对我说:“画撕了就撕了,你自己以前也经常嫌画得不好就撕掉,你还把杯子打碎了,还有脸哭闹,再闹打屁股了!”说着摆出一幅很凶的样子,妈妈也在一边狐假虎威,我很不甘心地收住了哭声,爸妈也离开了我的房间,我一回头发现小雅居然很逍遥自得地躺在床上看连环画呢,我生气地说:“我以后就跟小磊玩,我再也不理你了,你早点叫你爸爸妈妈把你接回家去吧!”小雅猛地抬起头盯了我半晌,那眼光盯得我发毛,我背过身去不看她了。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我因为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就躺在幼儿园的小床上睡了起来,快要睡着的时候,朦朦胧胧之间我似乎听到小雅在说话:“我们一起去玩滑梯吧!”小雅居然主动约除我以外别人去玩滑梯,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啊,她一定是故意和别人玩,想气我吧,我才不上当呢,我才不生气呢,随便你去玩去,我不理你!


于是我闭着眼开始做起了梦来,梦很奇怪,我好像看到小雅和小磊一起在玩滑梯,小雅怎么会和小磊一起玩滑梯呢?梦里我很奇怪地想着,还没想明白呢突然听到一阵惊叫,我从床上坐起看到老师和小朋友几乎都在操场上聚集着,我突然感到隐隐的不安,我跑到操场上一看,发现小磊倒在滑梯前的地上,闭着眼睛,一个老师叫另一个老师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小朋友们都在说老师发现小磊倒在地上不动了,老师说小磊从滑梯上摔下来了,然后这些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笃定地说,呀,小磊一定死了。


什么,小磊从滑梯上摔下来?小磊摔死了吗?我感到一阵恐慌,突然发现小雅站在对面一群小孩身后,冷冷地看着老师怀着的小磊,嘴角竟然上翘---她在笑。我突然想起中午朦朦胧胧听到小雅说的话:“我们一起去玩滑梯吧!”我突然明白了,那是小雅对小磊说的!是小雅把小磊从滑梯上推下去的,是她干的!救护车拉走了小磊,我望着站在对面冷笑着看着这一切的小雅,心里一阵毛骨悚然,小雅把小磊推下来摔死了!那天晚上回到家我一直不敢说话,躲小雅躲得远远的,对她竟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小磊没有摔死,事实上,幼儿园的滑梯不是很高,小磊只是昏迷了过去,并且造成了一点脑震荡。第二天幼儿园老师组织我们班同学一起去医院看小磊,每个人都给小磊买了卡片,上面写着祝福的话,大家一起医院的路上,我发现小雅没有来,老师忙着带领大家看好路走好队伍,也没有注意的样子,我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我要向老师告发小雅,她想杀死小磊呀,太可怕了,她是不是也想杀害我呢,越想越害怕。


这个想法随着离医院越来越近而愈发强烈,终于在走进小磊病房的时候,我低声对老师说:“老师,我知道是谁把小磊推下去的。”“是谁?”老师问道。“是小雅!”“啊?小雅!?”老师大概想不到小雅这么安静的女孩会做出这种事,很吃惊地看着我,这时我们已经进了病房,头上缠着绷带的小磊一看到我,突然十分惊恐地哭了起来,一个劲地往一旁他妈妈怀里钻,他妈妈摸着他的头安抚着他,我走上前去想把祝福卡片递给他。


“你不要过来!你走开,走开!”小磊哭着对我吼道,小雅一定是吓坏了他了,小雅一定还威胁他不准和我一起玩吧,小雅太过分啦!我把卡片递过去,想安慰小磊说我已经跟老师说了,小雅做了坏事一定会被抓起来的。可是小磊不停地往后缩着,哭着指着我大喊:“是她推我的!就是她推我摔下去的!”


开什么玩笑,小磊你脑子摔坏了么,是我推你下去的?我心里一阵懵,小磊还在哭闹着,我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看着他妈妈充满惊讶的眼光瞬间变为敌意,然后听到老师在外面借医院电话给我家里打电话的声音….


赶到的爸爸妈妈狠狠斥责我一顿,并和小磊妈妈商量着医药费的赔偿。我哭着说:“不是我推的,是小雅推的,是小雅推的!”小磊却指着我哭着说:“就是你推的,大家都在睡觉,你叫我和你去玩滑梯,我刚站在上面你就推我!就是你!”老师也在一旁说:“这孩子刚才跟我说是小雅推的,我们班没有叫小雅的学生啊,你们孩子总是一个人玩,一个人画画都不和别的小朋友玩,小孩子性格太孤僻了不好呀,后来小磊总和她一起画画,我还高兴说她终于交到朋友了….”妈妈也在一边道着歉说:“她总是说小雅小雅的,我们总以为她想象自己有小雅这个朋友呢,就跟想象和动画片里的娃娃一起玩一样,小孩子总爱胡思乱想的,我们都没太在意…”我哭得说不出话来,什么,他们竟然说小雅是我想象的?小雅明明就是存在的呀,明明就是我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啊,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一直和我形影不离,我们就像双胞胎一样,他们怎么能够说她不存在呢!


哭着回到家,被生气的爸爸叫我回房间面壁思过,走过穿衣镜的时候,我发现小雅站在里面静静地看着我,她的眼光已经没有了之前和我生气时的愤恨和看着昏迷的小磊时候的冷血,而是又充满关怀和温柔。我跪在墙壁前哭泣不止,爸爸很生气说:“什么时候哭完了什么时候才准你起来吃饭!”我哭得更厉害了,突然一只小手温柔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一回头发现小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旁边,和我跪在一起,她温柔地看着我,用一种几乎也要哭的语气说:“他们不理你,我总会理你的,他们不相信你,我总会陪着你的,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我哭着把头歪倒在小雅的肩上,是的,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Copyright © 广州镜子价格联盟@2017